新闻是有分量的

“女童被教師毆打致殘”案重審開庭

2020-04-09 07:43栏目:精选

原標題:“女童被教師毆打致殘”案重審開庭

“女童被教師毆打致殘”案重審開庭

  2017年9月,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為女童高媛媛(化名)頒發了殘疾人証。受訪者供圖

  一名8歲女童被班主任毆打致精神殘疾二級,教師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半。后女童母親認為判罰過輕,提出上訴。大興安嶺地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“部分事實不清”發回重審。

  昨日,重審開庭現場,毆打學生的教師黃丞夢(化名)出庭應訴。被打女童母親於秀萍表示:“我相信法律,希望可以將她繩之以法。她當年被拘留釋放后,還在學校裡上課。今天在法院看到她,一切都正常,還在上班。”

  新京報訊 4年前,黑龍江一名8歲女童在學校被班主任黃丞夢(化名)三次毆打,后被鑒定為創傷后應激障礙、“精神殘疾二級”,其母於秀萍遂提起刑事自訴。今年4月,女教師被判“虐待被監護、看護人罪”,獲刑一年半。雙方對量刑均存異議,提出上訴,后被大興安嶺地區中級人民法院發回重審。

  11月19日,新京報記者從鬆嶺區法院和於秀萍、代理律師處獲知,此案已於11月19日上午重審開庭,未當庭宣判。

  女童被打后,鑒定為精神殘疾二級

  2019年4月,黑龍江大興安嶺地區鬆嶺區人民法院(以下簡稱鬆嶺法院)作出的一審判決書顯示,2015年12月17日下午,時年8歲的高媛媛(化名),在壯志學校3年級(1班)就讀。女教師黃丞夢任班主任,當日及次日,其先后三次毆打女童。高媛媛在家長陪同下報案,2016年1月,鬆嶺警方給予黃丞夢行政拘留15日的處罰。

  2017年8月,高媛媛被鑒定為精神殘疾二級,屬重度殘疾,同年9月,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為高媛媛頒發了殘疾人証。

  於秀萍告訴新京報記者,高媛媛現在12歲,上六年級,但是病情並沒有明顯好轉。新京報記者注意到,事發后,高媛媛曾在多家醫院就診。

  一份由大興安嶺地區人民醫院出具的《出院証》顯示,高媛媛存在“創傷后應激障礙,軀體化障礙”,經過營養神經對症治療,加強心理疏導后,醫院建議“轉上級醫院進一步診治”。

  另一份由北京博愛醫院出具的《診斷証明書》顯示,“繼續加強身心康復治療,門診隨訪”。北京清華大學玉泉醫院給出的《出院診斷証明書》中的“出院醫囑”指出,出院后規律服藥﹔定期復查肝功能及血常規,不適隨診。

  今年7月,高媛媛曾因“創傷后應激障礙”又一次進入清華大學玉泉醫院治療。《出院記錄》顯示,患者高媛媛因發作性右下肢疼痛,情緒低落、煩躁,4月入院,患兒四年前被體罰后,出現腰背疼痛,逐漸不能行走,經治療后可下地行走。出現情緒低落,不願說話,常反復回憶事發當時的情景,膽小,害怕,警覺性高,對於聲音和外界的變化都非常敏感,無法上學……

  入院診斷的結果依然為“創傷后應激障礙”。出院醫囑包括“按時服藥、定期復診”等。

  教師一審獲刑一年半,雙方對量刑存異

  於秀萍稱,因不堪女兒后期的昂貴醫療費,涉事教師、學校又不願意給予一定經濟支持,其“迫於無奈”,以“女教師犯虐待被監護、看護人罪,並由此造成經濟損失”為由,於2018年1月10日,向鬆嶺法院提起了刑事自訴,其還提出了260萬余元的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請求。

  今年4月,黑龍江大興安嶺地區鬆嶺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。

  法院審理認為,黃丞夢在履行教育教學職責過程中,多次毆打、體罰高媛媛,造成其輕微傷,並導致其身體創傷后“應激障礙、軀體化障礙”的后果,情節惡劣,構成虐待被監護、看護人罪,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。附帶民事被告人鬆嶺區壯志學校一次性賠償高媛媛醫療費等16萬余元。

  對此結果,高媛媛的家屬當庭表示“量刑過輕”,而被告人黃丞夢對結果亦不滿意,並於宣判后提出上訴。

  2019年7月19日,大興安嶺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顯示,該院認為,一審判決“部分事實不清”,撤銷原一審判決,發回鬆嶺區法院重新審理,“本裁定為終審裁定”。

  此案於11月19日上午9時許,在鬆嶺法院重審開庭,未當庭宣判。女童一方並未提出新的訴求,希望能依法嚴判女教師,並進行一定的民事索賠,包括追究涉事學校的連帶民事賠償的主體責任。

  ■ 現場

  申請追加被告被駁后休庭

  原告女童的代理律師甘小平介紹,其當庭提出申請追加鬆嶺區政府、區教育局為被告。甘小平稱:“根據一審卷宗中列出的學生証人証言,三年內,有學生曾被黃老師打過多達10次,如果定期巡查,不會出現這種情況,(教育部門)有失職之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