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是有分量的

扬长避短创新推动中医药现代化

2020-04-22 13:04栏目:创业

2020年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,成为对我国整个医疗系统的大考。在没有疫苗、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,凭借史上众多对付瘟疫的经验,中医药利用其自身特色和优势,在此次战疫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,尤其是高达90%的治疗有效率,获得了各方肯定。

那么,在此次战“疫”过程中,中医药发挥了哪些长处?又暴露什么样的短板?经历过疫情一仗,下一步中医药应如何发展?对此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对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所所长胡镜清进行了专访。

多靶点施治辨证论治、异病同治优势明显

胡镜清表示,在过去丰富实践的基础上,中医学已形成了一套理论较为完备、技术方法更丰富的疫病防治体系,值得今天重视与加以应用。此次战“疫”更让我们对中医药有了重新认识,也再度证明,在抗击疫病的斗争中,中西医应互补应用、各展其长。在未来中国特色传染病应对体制建设中,要强化中医药的作用,使“中西医并重”落到实处。

“中医提倡‘未病先防、既病防变、瘥后防复’,是着眼人体自身对疾病的抵抗力和修复能力。”胡镜清表示,中医强调护卫人体正气,所谓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,强调从护卫人体正气入手来抗击疫病。“就像农民种庄稼一样,没有种子不行,有了种子,土壤不好也不行,要么种不活,要么勉强种活了也长不好,西医相当于拔除疾病的‘种子’(病毒),中医就是立足解决‘土壤’问题(人体内环境)。”

胡镜清说,就像所有疾病一样,流行病的发生是病原体和人体相互斗争的结果,人体自身的免疫力强,病原体就难以侵袭人体,得病后也能很快痊愈。

“此次抗‘疫’过程中,中医药辨证论治、异病同治的优势突出。”胡镜清表示,中医治病是辨别病人证候后再处方给药,证候的实质是病原体侵犯人体后的继发病理过程。不同的病原体侵犯同一机体时,人体的反应可以异中有同,也就是说,许多疾病可以表现出相同或相近的病理过程(特别是有相近的病因时),也就是常说的“异病同证、同治”。在此背景下,许多新发传染病,其病原不明,既缺乏疫苗,又缺乏特效药物,临床诊断又非常困难,中医可以根据证候处方给药,辨证论治、异病同治,而不完全依赖于疾病诊断。

胡镜清指出,此次疫情开始初期,大量无法确诊的病人聚集在发热门诊,局面严峻,中医专家组提出分类管理,并应用中药通治方进基层社区主动干预,辨证论治、异病同治,取得了“釜底抽薪”的效果,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赢得了宝贵的时间,更为未来从社区开展中医药防控新发、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提供了新的解题思路。

此外,胡镜清认为,多靶点逆转病理进程、修复病理损害,也是此次中医药抗疫治疗值得肯定之处。例如此次抗疫中,中医药同样参与了重症和危重症的治疗,帮助解决其治疗中一些棘手的治疗难题。“所有的疾病都是机体内多系统、多器官组织的复杂病变,也就是说,疾病其实就是一个不正常的涉及人体多器官的‘坏了的网络’,单解决这个网络上的一个点往往疗效有限,中药的多种成分往往能够发挥多靶点的复合作用,从多个环节来打破病变的网络,这是中医药在治疗许多难治性疾病时有意想不到疗效的根本原因。”

中医药科技创新能力仍不足

胡镜清表示,此次中医药抗“疫”中,暴露出最明显的短板,就是科技创新能力不足。他认为,当前,中医药传承不足,创新乏力,与现代科技交叉融合还不够,中医药特色优势发挥得还很不够。

“首先是对病原体认识不足,特异的杀灭方法缺乏。”胡镜清说,由于过去人们对病原体认识手段方法落后,中医学对病原体的了解较少,尽管中医在2200多年前就提出,疫病与一般疾病病因不一样,由“杂气”或者是“疠气”所引起,并且我们在秦朝时就有了疫病隔离措施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我们从未直接从疫病中找到病原体,针对性地消灭病原体的方法几近空白。

此外,胡镜清表示,缺乏临床救治装备也是中医药的一块短板。现代医学装备是其抗击疫病的有力武器,其诊断用的CT、核磁共振等,还有治疗用的人工肺(ECOM)都发挥了重要作用。相比之下,中医药缺乏临床诊疗技术装备的问题一直未得到重视并加以解决,这在很大程度上也限制了中医药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发挥。

胡镜清举例称,中医队伍在一线的新冠肺炎救治过程中,诊疗手段与17年前抗击SARS时几乎没有变化,完全依赖医生个人感官的传统中医药“望闻问切”四诊,但这在传染病救治的特殊环境下,效率不高,应用困难。“现有的中医药临床诊疗装备不多,技术水平相对落后,导致中医药标准化、智能化和规模化供给能力严重不足,这些中医药在平常临床医疗中久未解决的问题,在此次抗击疫情的特殊战斗中更加凸显。”

中西医并重 扬长避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