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是有分量的

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与产业链现代化(2)

2020-05-11 10:21栏目:案例

数字化不仅仅是一个“新兴技术概念”,更是一个“商业概念”,它在推进技术演进的同时,更加深化经济社会变革。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对此应有足够的准备。

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对产业链的影响

国有企业是产业链中的核心企业,这些核心企业数字化转型必将对产业链带来深刻影响,推动重构不同产业或不同产业部门以及上下游产业之间的链条关系,重塑产业生态和产业链格局。

首先,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推动产业链模式转换。数字化转型减少中间环节、简化业务流程、优化关联组织、节约交易成本,推动产业链从规模性向功能性转变。如果说我国产业体系主要是依托国有企业建立和发展起来的话,那么,产业链也主要是以国有企业为主体形成的。虽然随着新产业、新业态发展正不断改变这一格局,但国有企业的总体影响力仍在。正是国有企业以规模为取向,追求大而全、小而全,影响产业链上下游纵向拓展、供产销横向展开,产业领域几乎全覆盖,并形成集中控制和垂直管理的产业链模式。为追求产业规模扩张,推进业务多元化发展,不断增加新业务、新项目,最大限度地保证产业运行的自给自足,甚至把相关辅业也包容进产业链之中,虽然产业链条不断延长,但产业链的水平并不高,活跃度不足,稳定性也比较差。

随着国有企业改革和数字化转型,推动产业链发生深刻变革,从过去基于计划分工形成的产业合作,到基于市场竞争形成的产业联系,推动产业链变迁,形成更具特色和活力的产业链。特别是国有企业“主辅分离”改革,聚焦主营业务、分离非主营业务,把非主营业务推向市场,进一步优化产业链,突出功能性特点,也更加强化了功能性竞争优势。所谓功能性产业链就是更加注重功能优势组合、资源优化配置,提高产业链竞争力。所谓市场化供应链就是根据竞争优势最大化原则,实现资源配置最优化。

其次,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,有效应对产业链竞争。当前,全球经济发展困难因素增多,产业竞争进一步加剧,大国博弈的焦点正在从产业链分工转向产业链竞争。在这样的竞争态势下,积极的应对就是必须更好发挥我们的体制优势,更好发挥国有企业在产业链中的核心企业作用,夯实产业基础,提高产业水平,优化产业组织。特别是要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,使之在补链、稳链、强链中发挥主力作用。这次疫情防控更加印证了一个事实,这就是关键时候还是要有“国家队”。大国经济没有这样的“国家队”支撑,既不能有效竞争,也难以保证经济社会稳定。当然,“国家队”不意味着单一资本、垄断一切,依然要多元化、市场化。

第三,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深化产业链协同。产业链的形成是产业分工合作的结果,随着产业分工从垂直分工到水平分工,决定了产业链逐步优化的过程,也反映了产业链的张力和能力。垂直分工是基于市场而形成的自然分工体系,是经济技术发展水平相差较大的经济体之间的分工。而水平分工是经济发展水平相近或产业环节相匹配的分工。后起工业化国家或长或短都经历了从垂直分工到水平分工的过程,以此来实现产业链总体移升。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,主动融入全球产业链,从来料加工起步,逐步向制造领域延伸,把比较优势转化为规模优势和发展优势,吸引跨国公司把生产制造的配套环节批量转移过来,形成专项加工优势和超强配套能力。在此基础上,通过不断提升制造能力和产业技术水平,并及时抓住全球产业链转移机会,进一步发展成为重要制造基地和产业链枢纽,形成既是水平分工,又是垂直整合的产业链合作模式。

但是,无论是垂直分工的产业链还是水平分工的产业链,都是基于竞争原则形成的,目标是追求各自利益最大化。而数字化条件下,是以共生为原则的,追求协同效应最大化。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将深化共生理念、放大协同效应,促进产业链信息协同、网络协同、线上线下协同。产业链全方位协同进一步扩大产业链开放合作,促进产业全面升维,提高产业链的融合度。市场化和数字化加速开放进程,促使国有企业扩大分工合作,优化资源配置,通过跨界、跨境合作,最大限度地推进专业化分工、多元化合作、紧密化结合,不断提高产业链弹性。